2013年2月19日

政治的起源,比人類更古老:讀《黑猩猩的政治》

荷蘭的靈長類動物學家德瓦爾(Frans de Waal),對一群生活在荷蘭阿納姆(Arnhem)動物園內獨立棲地的黑猩猩,觀察並研究他們的社會生活與行為,寫出這本《黑猩猩的政治》,描述這群黑猩猩爭權奪利的現象及其機制。原來,在黑猩猩社會中,也有政治活動。政治,並非專屬於智人的社會產物,可能早已存在於數百萬年來的人科動物中。政治的起源,比人類更古老。

黑猩猩的政治

黑猩猩的政治

猿类社会中的权力与性

Chimpanzee Politics: Power and Sex among Apes (2007)

原文作者:Frans de Waal,譯者:趙芊里

出版社:上海藝文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6月

政治
什麼是政治?依德瓦爾所下的定義,政治是有關權力(也就是與社會地位有關的影響力)變化的社會活動。因此,對於人類而言,不僅國家權力的爭奪與分配,屬於政治;就連企業、團體、家庭內部的權力變化活動,也是屬於政治現象的一環。那黑猩猩的政治呢?

權力鬥爭

  • 權力慾:黑猩猩也會有權力欲望,黑猩猩們(尤其是雄黑猩猩)都會為了一個較高或更高的社會地位而努力奮鬥,牠們對權力的渴望可以說是與生俱來的。黑猩猩的權力意志是起源於性、繁殖及與生存有關的競爭。
  • 鬥爭策略:黑猩猩會以聯盟(聯合次要力量打擊主要敵人)、離間(以驅逐、威嚇、收買等手段,破壞對手的聯盟)等策略,來從事權力鬥爭。
  • 謀和:群居黑猩猩的生存與繁殖競爭,必然會引發攻擊性,並造成衝突。黑猩猩們也發展出解決衝突與維持和平的方法,這些方法包括:容忍(以撫摸、擁抱、理毛,來消除對方的負面情緒;或是自我克制),和解,干涉(透過第三方的威嚇、中立來制止衝突。
  • 衝突的結果,也有可能是不和平的武力相向,黑猩猩群體內部個體間也會有謀殺的行為。

社會組識

  • 從縱向面來看,其社會地位呈現階級式的等級制;地位低的黑猩猩,會對地位高的黑猩猩問候、請安。
  • 從橫向面來看,個體間有以血緣關系的遠近與感情上的親疏為基礎構成的社會關係

道德

  • 黑猩猩的社會活動,有互惠(包括有形物質利益的交換:如互相理毛、食物分享;無形社會利益的交換:結盟、寬容等),也有報復。黑猩猩的心中也是存在楮公平與正義之類的道德感。
  • 同理心與利他行為:黑猩猩具有同理心,也有不指望回報而做出利他行為。

  • 性博愛與性偏愛:雜交,但也有個體會對於特定異性特別偏愛。
  • 性特權與性競爭:地位越高的雄性,其性交對象與性交數量越多。雄性之間,會為此競爭。
  • 性協商與性寬容:雄性間存在著與雌性性交權力的交易,或是寬容。
  • 避免亂倫的自然機制:母黑猩猩會避免與其子發生性行為;雌黑猩猩會離開本生族群,以避免與其可能的父親發生性行為。

思考:黑猩猩也是具有以後天經驗為基礎之目的性思考能力。黑猩猩的心智,不是只有用來取得食物(以樹枝釣螞蟻、洗果實)而已,更是用來從事社會關係。

所以,人與猿類之間,其社會行為可以說是相當類似的,他們之間沒有質的不同,只有量或程度上的差異。

 

看完這本書後,我覺得黑猩猩也有不遜於人類的社會智能,這種理解與應對其他同類個體的能力,是有別於抽象思考與使用工具的心智能力。另外,我也不禁要想像,於700萬年前倘佯在非洲大陸的人類祖先 — 查德沙赫人(Sahelanthropus tchadensis),因其腦容量大約為350立方公分,與現在的黑猩猩相當,應該已經有在從事政治活動。或許,180萬年前部份直立人走出非洲、6萬年前陸續有一群群智人走出非洲向全世界遷徙擴散,不僅是因氣候與環境的變遷所造成,也是出走者爭戰與權力鬥爭失敗的結果。

 

延伸閱讀: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Categories

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