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8日

中國澄江動物群公園與寒武紀的奇蝦、海口蟲

2011年9月11日,來到中國雲南省玉溪市澄江縣帽天山的「澄江動物群」古生物國家地質公園。在這裏,我見識到許多距今約五億三千萬年前的早寒武紀海洋中的澄江動物群化石,也認識了奇蝦與海口蟲。奇蝦,是早寒武紀海洋中,最大的節肢動物,但對於它是不是食肉動物?有所爭議。海口蟲,到底是不是最早的有頭索動物?更是爭議不斷。 […]

2011年12月26日

地球生命的演化,在《地球:從美麗到滄桑》

美國演化生物學家史坦利萊斯,在《地球:從美麗到滄桑》一書中,擺脫最適者生存的傳統達爾文主義觀點,著重在演化的不殘酷面,諸如互利共生、利他主義,來闡述地球生命的演化。讓人對於達爾文主義,有一番嶄新的認識與了解。我特別推薦本書中”利他主義”的章節,內容鞭辟入裡,發人深省。 […]

2011年9月4日

認識癌症的機制,在《癌症:進化的遺產》

癌症,嚴重威脅人類的健康。從來沒有也永遠不可能有遠離癌症的烏托邦,因為癌症本身就是地球生命數十億年進化過程的自然產物。只要有演化,就會有突變,也就會有癌症。癌症就是一場失控的達爾文演化過程。且看英國科學家 Mel Greaves 在《癌症:進化的遺產》的譯著中,如何從演化生物學的角度,闡釋癌症發生的前因後果。 […]

2011年5月24日

人類的演化特徵,在《重返人類演化現場》

大腳趾,讓人類能夠直立行走;拇指,讓人類的手能使用工具;咽頭,讓人類能夠說話;笑、眼淚、親吻,則讓人類可以彼此緊密聯繫在一起。這六項特徵,都使人類的大腦變的更大、更複雜,是人類重要的演化特徵。就是因為這些特徵,人類在動物界中才如此出類拔粹、獨一無二。科學作家 Chip Walter 在《重返人類演化現場》中,帶領讀者認識人類的演化特徵。 […]

2011年4月6日

種子中有一座看不見的果園

《種子哪裡來?》這本書很精彩,原作者在書中,展現出深厚的植物學素養與絕佳的文學造詣,不僅從科學(主要是演化),也從文學及歷史典故等層面來談種子的各種面向,在每一篇開頭與文章中,還會引用諺語名言與詩句。此外,翻譯也非常用心,譯者還會就原著引用的文學詩句、典故,另作註釋說明,讓讀者更能了解與體會原作者的用意。對於植物種子有興趣的人,這本書一定要看! […]

2011年2月14日

《史前》與智人悖論

人類的心智,如何演化形成?為什麼解剖學上的現代人類 ── 智人,其物種、基因型在距今十五至二十萬年前形成,並歷經六萬年前人類走出非洲向世界擴散的時期,竟然還要等到一萬年前開始農業革命時,人類才產生真正驚人且多樣的創新?Colin Renfrew認為,關鍵要素就是人類在定居生活以後,開始大量創造與使用符號。 […]

2011年1月20日

第一隻眼睛的誕生與寒武紀大爆發

為什麼在五億四千三百萬年前,開始了大約為期五百萬年的寒武紀大爆發?英國的Andrew Parker在《第一隻眼的誕生》這本書中,提出了「光開關理論」。他認為,寒武紀大爆發,因眼睛的演化而觸發;其驅動因素,就是光與突然演化形成的視覺。這個地球上的「光開關」,一經開啟,永不關閉。 […]

2010年8月17日

綁架本能的超常刺激

本能的作用,是在幫助我們注意到不常見卻重要的事物。超常刺激,意指會激發原始本能的人造模仿物,因為特徵鮮明、誇張,比自然事物更具吸引力。人類社會追求滿足欲望的種種現象,固然是受生物本能的趨使,但也是超常刺激的結果嗎?至少,人類有發達的大腦,可以凌駕本能,用意志力克制、改變本能。 […]

2010年4月10日

讀《不期而育:談動物王國的興起》

本書主要是在探討生物複雜程度演化的原因(這也是本書的特點),並從胚胎發育,也從宏觀的角度,來看動物的演化。壯觀又多樣的生物,其實都出自簡單而自然的過程,就像達爾文在《物種起源》所言:「以此觀之,生命是極其壯麗的。」。 […]

2009年12月27日

從魚到人──《我們的身體裡有一條魚》

提塔利克魚(Tiktaalik),是水中動物爬上陸地生活時的過渡物種。蘇賓在《我們的身體裡有一條魚》中,藉由提塔利克魚的發現,述說在動物身體(包括身體結構、基因與胚胎)中所透露的三億五千萬年以來的脊椎動物史:所有的脊椎動物,包括人類,都共享一套體制(body plan),都共同擁有相同的基礎身體構造。 […]

Categories

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