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5日

以科學說浪漫,在《冷浪漫》

「何謂浪漫之事?」 「色、愛、和、美、酒、新生、藝術。」 「這些都可以從科學的角度來描述嗎?」 「可以的,且看中國科學松鼠會的二十多名青年學者,如何以科學說浪漫。」 […]

2013年3月11日

人與黑猩猩的心智,在《想像的力量》

人何以為人?動物界中人類的最近親黑猩猩與我們人類的心智有什麼不同?日本京都大學靈長類研究所教授松澤哲郎,在《想像的力量》一書中,對人類與黑猩猩的心智,作出比較,並藉以思索:「人,何以為人?」,他的答案是:「那就是想像的力量。」。但是,黑猩猩真的不會想像嗎? […]

2013年2月19日

政治的起源,比人類更古老:讀《黑猩猩的政治》

荷蘭的靈長類動物學家德瓦爾(Frans de Waal),對一群生活在荷蘭阿納姆(Arnhem)動物園內獨立棲地的黑猩猩,觀察並研究他們的社會生活與行為,寫出這本《黑猩猩的政治》,描述這群黑猩猩爭權奪利的現象及其機制。原來,在黑猩猩社會中,也有政治活動。政治,並非專屬於智人的社會產物,可能早已存在於數百萬年來的人科動物中。政治的起源,比人類更古老。 […]

2012年11月29日

邁向繁榮進步的行星文明,在《2100科技大未來》

科技將會如何形塑我們的未來生活?2100年的人類,會居住在什麼樣的世界裡?美國日裔科學家加來道雄,在《2100科技大未來》一書中,以現有的科學發展為基礎,描繪出這個令人興奮又驚奇的未來世界。加來道雄預估,人類社會將會歷經由科技引導的劇烈變化,而在一百年內立下進入行星文明的里程碑,這將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轉變,而我們已經開始集體參與行星文明的形成了。 […]

2012年5月8日

中國澄江動物群公園與寒武紀的奇蝦、海口蟲

2011年9月11日,來到中國雲南省玉溪市澄江縣帽天山的「澄江動物群」古生物國家地質公園。在這裏,我見識到許多距今約五億三千萬年前的早寒武紀海洋中的澄江動物群化石,也認識了奇蝦與海口蟲。奇蝦,是早寒武紀海洋中,最大的節肢動物,但對於它是不是食肉動物?有所爭議。海口蟲,到底是不是最早的有頭索動物?更是爭議不斷。 […]

2012年4月3日

看微生物的驚奇,在《微生物搞怪學》

關於微生物的科學發現,有著太多稀奇古怪的趣事,讓研究者感到驚奇,想要發掘這些驚奇的由來與真相。《微生物搞怪學》將這些許許多多的小小驚奇,介紹給讀者。這是一本主要在介紹古菌、細菌、真菌與病毒之類微生物的科普書,內容深入淺出又非常有趣,還有一些關於發現微生物的精彩故事。 […]

2012年2月25日

人類文明進步的代價,在《潘朵拉的種子》

一萬年前的「新石器革命」– 農業,啟動了無法預見的改變,對人類、生物及環境(地球的蓋婭),都造成深遠的影響。曾經揭開人類祖先當初如何遍布全球之謎的美國科學家 Spencer Wells,在《潘朵拉的種子》一書中,探尋這一連串過程的前因後果,以及人類為文明發展而改變動植物與環境,所付出的代價。 […]

2012年1月26日

破解靈異,在《超自然心理學》

到底那些靈異現象是不是真的存在?英國的心理學家兼魔術師李察韋斯曼(Richard Wiseman)在《超自然心理學》一書中,舉出許多的歷史上與現代的科學實驗,以幽默的口吻 (真的很好笑),破解靈異現象,說明其背後運作的原理與奧秘、及其心理學機制。原來,所謂的超自然現象,都是出自於我們的大腦。 […]

2012年1月21日

大腦的可塑性,在《改變是大腦的天性》

我們的大腦在過了童年期以後,還可以改變嗎?大腦的神經元細胞,會一一死去,不能再長出新的細胞來取代嗎?加拿大的精神科醫師諾曼多吉,在其原著、由洪蘭博士翻譯的《改變是大腦的天性》一書中,藉著一連串的故事,告訴讀者關於大腦的可塑性。大腦,是可以改變的;神經元細胞,可以重新生長,產生新的連結。學習新事物,有助於維持自己心智的年輕。 […]

2012年1月8日

人為什麼會相信神?在《信仰本能》

為什麼大部份的人相信有神、有靈魂、有前世與來生?為什麼會相信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主宰每個人的命運?因為這是出於人類的信仰本能。美國認知心理學家傑西貝林,在《信仰本能》一書中,主張是因為人類大腦所具備的「心智理論」能力,使人類有了信仰本能,相信有神的存在。 […]

Categories

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